葡萄牙马德拉岛游记 | 大西洋上的四季如春——马德拉岛游记 - 一分钱冰雪季征稿@行云流水

葡萄牙马德拉岛游记 | 大西洋上的四季如春——马德拉岛游记 - 一分钱冰雪季征稿@行云流水

by : 一分钱 • 攻略君发布于 : 2022-01-11更新于: 2022-01-1123850


咚咚锵:感谢本文投稿作者:一分钱用户【行云流水】


马德拉岛是葡萄牙的一个海外行政区,位于大西洋上,距离葡萄牙大陆约1000公里,从首都里斯本出发要飞行近2个小时。这里是欧洲游客的热门度假岛之一,大型邮轮为小岛带来源源不断的游客。当北欧经受着漫长冬季的考验时,马德拉岛则如同一个世外桃源,阳光普照,温暖宜人。



马德拉(Madeira)的原意是木头,首府丰沙尔(Funchal)则源于葡语中的茴香(Funcho)。相传第一批来定居的殖民者在这里发现了很多茴香,于是便把这座城命名为丰沙尔,即“种植茴香的地方”。三毛也曾到访过马德拉岛并留下游记——马德拉岛是她笔下的“玛黛拉”,首府丰沙尔是她笔下的“丰夏”,两个如今中性又略带硬气的名字,到了她的嘴边竟是如此的缱绻温柔。



马德拉岛由火山喷发形成,因此群山环绕,海岸陡峭多石,岛上又大力发展徒步作为旅游热点,因此这里也是徒步爱好者的目的地之一。整个马德拉岛虽然不大,却有几十条徒步线路,景色、长度和难度都不同。我报的当地徒步团的向导是位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从年少时便在山间探索,不仅对线路和地形了如指掌,就连路边各式各样的植物也如数家珍。



在徒步路上,我们也看到了一种和首府丰沙尔截然不同的山间生活。这里很多人家以种植业为生,而由于土壤和地形等原因,当地种植业条件相对恶劣,因此会感受到这里的生活比较清贫和辛苦。


有时还会看到山间孤零零的一间房屋,守着周围一片凹凸不平的地,也不知在这样的房子里会不会有网络甚至电力供应。走在狭窄的山路上,有时会迎面遇见这里的居民,他们黝黑的皮肤和饱经风霜的面庞刻画出生活的不易,但依然憨憨地笑着回应我们的问好。



当走过了两旁可以有人家的山路,徒步变得渐渐“野”了起来。身旁时而是山崖,时而是大海,路也不再平整。尤其中午前后还下了一阵小雨,让原本就不太好走的路变得泥泞起来。


我非常嫌弃自己的鞋子甚至裤腿上都沾满了泥巴,向导则云淡风轻地说了句“回去洗洗就好啦,这就是徒步的一部分啊”。想想也是,于是我硬着头皮往前走,晚些再盘算如何对付这身衣服。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天气,让我们看到了很多如仙境一般的景色,崇山峻岭,山崖大海,云雾缭绕。



除了丰沙尔,岛上还有几个值得一去的地方——

卡马拉德罗布什(Camara de Lobos)是岛上著名的滨海小镇,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小渔村。


它的名声源自丘吉尔的钟情,现在还能看到平台上有一块铜牌,记录着丘吉尔1951年来这里疗养的故事。不远处还有一家“丘吉尔餐厅”,我兴致勃勃地跑过去,却发现餐厅早已破败,大门紧锁,屋里的桌椅也是横七竖八,只剩下了一块“丘吉尔”的招牌,还在风中孤零零地摇荡。



小镇很小,沿着海边走,看着海水温柔地拍打着礁石,小渔船在海上飘荡。海鸥在头顶盘旋,独特的叫声此起彼伏,晃动着的水面波光粼粼,傍晚的迎面微风里明显地夹带着大海的气息,侧过身去便可以望见海边的人家和周围渐渐热闹起来的餐馆。


相比于柔软的沙滩,我更喜欢这些有礁石有棱角还有些许人间烟火的海。沿着台阶回到平台上,晚风阵阵,夕阳给小渔村均匀地抹上了一层橘黄,散乱的想象着七十年前丘吉尔也站在同样的地方,吹着同样的海风,看着同样的景色,一瞬间,时空错乱又重合。



杰朗角(Cabo Girão)要比Camara de Lobos更靠西一点,这里的吸引人之处是断崖观景台。杰朗角拥有欧洲最高、世界第二高的海边垂直悬崖,崖壁落差达589米,观景平台建在悬崖上,由于探出的部分是玻璃地面,朝脚下望去便是悬崖和大海,这种真实感也让一些恐高的游客尖叫着不敢迈步。


站在平台上,除了能看到脚下500多米的浪击礁石,还能看到四周一望无际的海天相接以及山地平原、绿树和房屋,观景角度无与伦比的开阔。



马德拉岛虽然没有优质沙滩,却有许多其他有趣的活动,比如出海寻觅海豚。


小艇上除了负责驾驶的船长,还有一位瞭望员和生物研究员。瞭望员会寻觅海豚,还会在小艇行驶过程中简单介绍经过的景点,而生物研究员则负责讲解关于海豚的相关基础知识。


小艇在明亮的阳光下滑翔了很久,才开始慢慢接近海豚出没的海域。由于小艇发出的噪音对海豚有较大影响,因此每次只允许一艘小艇靠近其活动区域且停留时间不得超过十分钟。


海豚的好奇心非常强,很喜欢追逐着小艇不停地游动,由于小艇的前半部分是网绳结构,可以看到海豚在水里灵巧地穿梭甚至翻越水面,每次都能引来大家的一阵惊奇和欢呼。


小艇上的生物学研究员介绍说,野生海豚的寿命大概在45年左右,而在当地海洋馆被人工驯养的海豚则只有10年左右的寿命,所以她很感谢我们关注的是在大自然里游动的自由生命。


在近距离观看海豚的过程中,我大多数时候是在网绳附近,小艇因为涌浪上下颠簸,海水有时也从绳索的间隙处出其不意地喷涌而上,恶作剧般地弄湿衣服。不


过,可以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这么多自由自在的生灵,淋湿了衣服也在所不惜,希望这里的生态环境可以一直保持下去,希望这些生灵可以永远无忧无虑的在这片海域嬉戏玩耍,繁衍生息。



我第一次听说马德拉岛,不是因为它的冬日暖阳,而是因为这里是C罗的故乡。马德拉机场被命名为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国际机场,曾经因为跑道短以及周围高山海洋的特殊地理环境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之一。1977年出过重大事故,后来加长了跑道保障安全。


在飞机上便可以看到这些巨大的柱子,坐车经过机场时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到,柱子擎起来的便是机场的加长跑道,所以可以说这是海面上升起的加长跑道。这座机场由于自身的特殊性,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冰箱贴。



丰沙尔还有一座C罗博物馆。博物馆是一间大大的屋子,里面珍藏着各种奖牌、奖杯、球衣球鞋、珍贵的照片和视频片段等等。除此之外,博物馆里还陈列着很多球迷送给C罗的礼物,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孩童天真稚嫩的书信,也有非常用心的绘画书法作品,五花八门。


当我看到了一个来自中国小球迷的信封的瞬间突然想起一件陈年旧事:大概十五年前,还是个中学生的我也曾经给曼联俱乐部寄过一个小件,这跨越洲际的信件在当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后来的几个月里,我一直充满希望地每天翻家里的信箱,直至把这件事情渐渐忘却。陈列出来的这个中国信封和小小的中国结与我当年邮寄的类似,虽知道那并不是来自于我,但也或多或少得到一丝温暖和慰藉。



十五年来,看着C罗从青涩少年渐渐走向成熟,却依然自律的保持着顶尖的体能和竞技水平;看着他如今一家六口其乐融融的生活,温馨而从容——这整个过程是C罗职业生涯的几乎全部。


而我从一个去邮局忐忑寄信函的初中生,到今日跨越千山万水来到马德拉岛,这也是我青春奋斗时代的几乎全部。那就允许我像看着一位相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看着你:“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我们再聚首,挥挥手再点点头都慢慢走,慢慢走你慢慢走,明天再上一层楼,再回首。”



对我而言,地方美食绝对是旅途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在海边长大的孩子,面对着葡萄牙海岛得天独厚的新鲜海产,更是不能放过。


马德拉岛有一种非常著名的特产,据说整个欧洲也只有这里才有——带鱼,学名为黑等鳍叉尾带鱼(葡语Espada,英语scabbard fish)。之前看到各种攻略里的推荐,作为渤海湾长大的孩子,虽说有期待,但总觉得有点小题大做。


来到才发现,这带鱼确实有点意思——首先是外观,这里的带鱼外表是黑皮,在生鲜市场售卖时就会被处理掉,形体要比国内的带鱼粗壮许多且面目狰狞,尾巴则是一个小小的八字尾。



其次是做法,记得家里烹饪带鱼时,或煎炸或红烧,而这里的带鱼除了轻煎之外,更多的是和水果搭配在一起,最常见的便是香蕉。不喜甜食的我一开始疑虑重重,后来尝到后非常惊喜——细腻微甜入口即化的香蕉和新鲜嫩滑的鱼肉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碰撞,一切都刚刚好,吃完后意犹未尽。可惜只有一块鱼肉,这时就很想念家里吃鱼的方法——炖刀鱼都是满满一大盘,炸刀鱼更是逢年过节便炸出满满一盆,让人一次过足瘾。



后来还尝试了两种其他的做法,一种是纯煎带鱼,一种是百香果带鱼——前者相对比较平淡,而后者我个人感觉过于花哨,百香果的甜完全掩盖了带鱼本身的口感和味道,因此吃来吃去,还是香蕉和带鱼是最佳拍档。



马德拉岛给我的另一个惊喜是一种叫Lapas的贝类,后来查资料才知道中文叫“欧洲帽贝”。作为一个海边长大的贝类喜好者,看到眼前这盘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的生物,顿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帽贝是在煎锅里煎好直接端上来的,像铁板烧一样还在咝咝啦啦地响,一股蒜香混着鲜美扑面而来,让人迫不及待地想大快朵颐。


服务生非常善解人意地问我是否是第一次吃,得到肯定回答后便立即介绍吃法:按照个人喜好,可以把一旁的柠檬挤汁洒在帽贝上,然后要捏着帽贝壳的两端以免被烫到,拿起后顺势将贝肉送进嘴里。除了新鲜紧实的贝肉,入口的还有混着橄榄油、香料和蒜香的调料汁,然后就如同上了瘾一般,一个接一个,直到整个煎锅里全是空壳,既满足又有点失落,回味无穷。


帽贝一定要趁热吃,才能感受到那咄咄逼人的鲜香味美,当然吃完后也一定会领略到海鲜和蒜香的持久威力,因此随身带一盒口香糖总是有备无患。



除了海鲜,当地还有一种美食不得不提,那便是大名鼎鼎的Espetada。这个词的原意是指把食物穿在竹签上的烹饪方式,在这里便特指月桂枝烤牛肉串——牛肉切块,用盐、黑椒、蒜、肉桂等腌制,再穿到月桂枝上烤制。


三毛在游记中曾提起这道美食:她当年和荷西去餐厅吃饭,自己点了五串,服务生吃惊地与她几次核对都坚定地得到“五串”的肯定回答,结果当她看到一米多长的肉串后大吃一惊…因为对这个片段印象深刻,于是在海鲜大餐中间也安插了一顿肉食。


在现在的很多餐馆里,早已看不到当年一米多长的肉串,都是常规的大小。也许是之前的期待太高,也许没有挑选到最合适的餐馆,月桂枝烤牛肉串最后并没有惊艳到我,但是三毛那个“坚持要五串最后吃了一串便被撑到”的有趣故事,却永远留在脑海。



此外,马德拉还有一些很有地方特色的主食。当地有一种面包叫Bolo de Caco,非常有趣——Bolo是葡萄牙语蛋糕的意思,Caco是玄武岩石板,而这种面包就是用红薯面做的,在石板上烤制而成。


和普通的面包不同,Bolo de Caco通常是扁平的圆形,相对比较有筋道,从外形和口感上来说都非常像中国的火勺,也非常对我的胃口。通常在餐厅里你可以点它作为主食以替代面包,配上蒜香黄油非常美妙。


另外,还有很多街边小店专门售卖Bolo de Caco,里面则会加上各种配料,如奶酪、香肠、火腿等等,更像是马德拉当地的特色三明治。



说起街边小店,和葡萄牙本土一样,马德拉也有一些卖烤栗子的小摊位。为什么会关注到烤栗子呢,这说起来话长——十年前去到葡萄牙大陆旅游,第一次看见欧洲的街边也有烤栗子,白色的热气在冬日里显得非常温暖。


当年我还是个学生,看到价格自然会迅速换成人民币,虽然非常好奇这里的烤栗子是什么味道,但是看到小袋子里的几个栗子便要将近20块人民币,好奇心便变得理性起来。


时至今日,看见价格早已不再去转换成人民币,这2欧的价格也完全无关痛痒,虽然对烤栗子的好奇心已被稀释的非常淡薄,但想起来十年前的自己,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包。


烤栗子真的没有什么稀奇,味道也无法和国内的糖炒栗子媲美,但烤栗子的包装袋还是惊奇到我——拿到袋子时我以为店家多给了我一个,后来才发现这个袋子的设计便是两个粘在一起,以便于人们把剥下来的栗子壳放到另一个袋子里,既避免了人们乱丢垃圾,也解决了无处安防的尴尬。这种巧思是我之前从来没想过的,实用又有趣,值得借鉴。



若大家有时间在丰沙尔街头闲逛,可以去Rua de Santa Maria转一转,整条街区的房屋大门都被涂上了彩绘,有些很常规,有些略暗黑,有些则充满了艺术设计感、童真童趣甚至是带些哲学意味。



看过了那么多风景,吃过了那么多美食,回想起来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还有丰沙尔的落日海岸。其实从一见面就被丰沙尔的海边景色所吸引,实在是喜爱这种没有细腻海滩的海边,看不到那些懒洋洋躺着晒太阳的游客,棱角分明的礁石和层层堆积的岩块,让大海更像大海。


丰沙尔的海边有一条长长的通道,两边从铺满石块的海岸渐渐延伸成一望无际的海天相接。通道可以非常宽裕的让两个方向的人同时通过,尽头则是一座灯塔。黄昏时分,人们零零散散地走在这条通道上,有闲适的游客,有遛狗或跑步的当地人,有时还能看到稚嫩的情侣、年轻的姑娘、上了些年岁的女子或大叔,等等。


大多数人都在慢慢走着,显得若有所思,面对着眼前这番万家灯火中辽阔又略带孤寂的景色,每个人在晚风里都像个诗人,思绪万千。



当落日给辽阔的海面留下最后一抹橘红,天地渐渐暗淡下来,马德拉薄薄凉凉的空气,在吟着一首葡萄牙式的诗。




攻略君道:


首先感谢【行云流水】的投稿~


美景配好文,作者已经将葡萄牙小岛的韵味展现得淋漓尽致,我多说无用,边默默品味了。


 攻略征稿 

想要在「一分钱」上发布你的精彩攻略,一起为大家排忧解难吗?

「一分钱」欢迎您的投稿。

一经录用,我们会提供相应稿酬。点此投稿


 版权声明 

文章图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一分钱」 删除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和「一分钱」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一分钱」

邮箱:article@ecentime.com

0条评论